读红楼就是出疹子

导读:读红楼就是出疹子 曾经不下五次打开《红楼梦》,最终读完时,已离首阅不下十年。 我向来不习惯于写读书笔记,因为读书使人快乐,做笔记使人痛苦。人世艰辛,快乐无多,倘若把...
读红楼就是出疹子
曾经不下五次打开《红楼梦》,最终读完时,已离首阅不下十年。
我向来不习惯于写读书笔记,因为读书使人快乐,做笔记使人痛苦。人世艰辛,快乐无多,倘若把一件快乐的事情变得痛苦,与谋杀有何分别……陶公云:好读书,不求甚解。读书之真谛。
所以,大多数书读完,我就只记得书名,尤其是那些佶屈聱牙、晦涩艰深的书。我大学时候,曾经尝试阅读一些哲学名着,以便顺利的装逼,迷迷糊糊地读完,发现自己装不起来——我根本不知道读的啥。后来我再也不翻了。
但是有的书不翻不行,比如《红楼梦》。红楼在中国,好比在欧美的圣经,读完它和呼吸一样重要。当你呱呱坠地之后,就有人喋喋不休在你耳边聒噪,读它吧读它吧。所以读红楼就象出疹子,每个人都要经历一回,是你毕生必须完成的任务之一。
所以当我读完最后一页,合上书本时,如释重负地长吁了一口气。心里骂道:
《红楼梦》艰深晦涩,曹公写这书必定是顾虑重重,遮遮掩掩,掐头去尾,且又象是故意埋没了后四十回。整部书看上去杂乱无章,故而成为中国人最难读下去的书之一。据有心人考证,曹公此书有犯上之嫌,所以不得不一改再改,处处伏笔。大胆猜测下,其当年得以流传,大约并不是觉得他文笔多好,而是泄漏了宫闱秘事,满足了老百姓的窥视欲。恩,就是酱紫。
百年之后,政权更迭,当年的禁忌早已不在,书却成了谜语大全。好事者开始推敲思索,分析解读。其中不乏名家如张爱玲、周汝昌、俞平伯、鲁迅、刘心武。中国的红学家,光派别就有好几种,更有好事者开始要替曹雪芹写完后四十回,狗尾续貂。众人拾柴火焰高,硬生生创造了一门新学问:红学。从来没有哪一部书,能发展成为一门学问,红楼梦创造了奇迹。
再到后来,有个大人物把贾宝玉这个纨绔子弟捧成了大革命家,说《红楼梦》是反封建力作。这就难怪语文课本为何要录入贾雨村乱判薛蟠杀人案一回,因他“反映了封建社会的黑暗”。当年因政治原因作品难产,不得不改头换面,现在又因政治原因大红大紫,曹雪芹泉下有知,估计得惊掉下巴。
读者的原罪,在于对主角没来由的喜欢以及对配角没来由的偏见。若抛开偏见,《红楼梦》的主角其实都是寄生虫,十来个小娘们,整天围着一个富二代转悠,今天办酒宴,明天做诗社,捎带着偷鸡摸狗,就象个现在的娱乐圈。倒是那些底层劳苦大众,曹公笔端尽展嘲弄之能事,不是偷奸耍滑,就是忙着打秋风,总以小人的面目示人。至于贾宝玉,我也没看见所谓的反抗精神,倒看见听天由命、消极避世。伟人把他贴上“革命家”的标签,纯属断章取义。
木心在他的《文学回忆录》中说,一个人的知名度来自于对他的误解,误解有多深,名气有多大。《红楼梦》大抵也是如此。毕竟是少了后四十回,整部书三去其一,前面所有的铺垫,忽然没有了意义,就如一个春天劈哩啪啦开出一大堆花,却没一个结果。没有曹雪芹这个死人自己站出来透露谜底,那些好事者的研究分析,都是扯淡。张爱玲就是明白了这些推敲都是瞎扯淡,所以才说“红楼未完”乃人生三大憾事之一。
憾事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好事。维纳斯的断臂总有人想要接上,王羲之的兰亭序偶尔要面世一回,广陵散早已被录入磁带和唱片,至今不辨真假。有人说,红楼梦的最大成就,就是养活了一批红学家。在网媒纸媒上大放厥词、吓死人不偿命的,至今大有人在。比如林黛玉的死,就有上吊说、沉湖说、泪尽而死说等等,这么下来,林黛玉得象猫儿,有九条命,遇见一个红学家就死一回,姿势各异,触目惊心。
我觉得王朔说得对:解读红楼总是一件无聊的事情。以数百年后的人的思维,去揣摩当时人的想法,无异于刻舟求剑。作品是灵感的流淌,你永远不知道作家的某时某刻,会突然灵感爆发,洋洋洒洒下笔千言,你也永远不知道灵感是多么的可遇不可求,写到一半周遭的一个轻微响动,让灵感消灭于无尽的黑暗之中,永远不再回来。我们能模仿什么呢?作者的性格?才华?命运?还是其周遭的变化?
解读确无聊,但偶尔为之,我还是持赞同的态度,就好比写一篇读后感。后世穿凿附会的人多了去,红学才惹人厌烦。于我,读完第一遍,绝对无再读的想法。我已经说了,我读红楼的主要目的,就是为了每次有人聊起来,我也可以敷衍几句把话题继续下去,说深了,我只听就好。读红楼,不为解读,只为完成一个中国人的任务,就象出疹子。
犹记得大学时某晚在图书馆,埋头苦读的间隙,忽然往窗外一瞧,灯火阑珊的,少男少女语笑宴宴,觉得现世已有颜如玉,何必书中寻。红楼书里,写了一群女子的命运,百十女子,各呈其美,黛玉虽然气质冠绝于世,身材干瘪不说,又有病,亲热时候突然咳嗽,唾沫星子喷你一脸,你抹掉她会哭着说你嫌弃她,不好;宝钗玉润珠圆,想也是前凸后翘,带到海边一起戏水,应该是不错,加上情商那么高,床帏间定会曲意逢迎,使上十八般武艺,但毕竟虚了些,不好;妙玉没性欲,一心想当尼姑,娶回家不能享受人伦,极不好;最好的,当然是晴雯和湘云。晴雯性烈,且忠肝义胆,若俘之,可满足征服之欲,还不担心被背叛;湘云则是乖巧可爱又懂事又有才,象鹿鼎记里的双儿,这样的人娶来做老婆,出得厅堂,进得厨房,贤者时间还可以吟诗作对,岂不妙哉。

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,爱尚养生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。如发现政治性、事实性、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邮箱1075275796@qq.com

关键词:
分享:
上一篇:故事继续,再现传奇 下一篇:生活需要仪式感一本书,让我知道最爱陪伴她的太少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