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河上的记忆_马龙张继科丁宁三角恋

导读:断河上的记忆_马龙张继科丁宁三角恋 月亮将寒刀般的光芒洒向大地,长满青草的池塘边上,传来阵阵蛙声。附近,有一所哥特式的建筑透着幽幽的灯光。 李浩,一位十来岁的小男孩徘...
断河上的记忆_马龙张继科丁宁三角恋
月亮将寒刀般的光芒洒向大地,长满青草的池塘边上,传来阵阵蛙声。附近,有一所哥特式的建筑透着幽幽的灯光。
李浩,一位十来岁的小男孩徘徊在建筑物门口许久,直到午夜的钟声响起,他终于推开厚重的大门。
“你来了。”屋里传来一个低沉的男生,只见灯光,不见人影。
“听说你们可以带人去一个叫做彼岸的地方,那里的人没有烦恼,我想去。”
灯光一灭一亮,刹那间闪出个身穿黑斗篷,与李浩差不多高低的男子,他的斗篷压得极低,根本看不清脸,“我们摆渡人可不是无条件渡人,你得交出自己的灵魂。”
李浩看着河面,水雾腾腾,如笼罩了一层轻轻地白纱,河面上长满了红色的彼岸花,一股清香从彼岸花里迎面扑来,时而甜蜜,时而悲恸,时而愤恨……
“什么味道?”
“记忆的味道。”摆渡人说,“这叫断河,这里是断河的渡口,对面就是彼岸,一到彼岸,灵魂归我,从此你与人间、与自己最爱和你爱的人再无瓜葛,走吧。”
李浩发现渡口处有许多摆渡人,高的、矮的、胖的、瘦的、男的、女的,唯一相同的是都穿着黑斗篷。
“居然有这么多摆渡人?”李浩惊讶的问。
“世间有多少人类,断河上面就有多少摆渡人。”摆渡人有些不耐烦,“快点走吧。”
伴着彼岸花的味道,李浩进入一片白雾间,模模糊糊闻到妈妈做菜的香味。
“哇哇哇……”一阵急促的哭声打破了沉寂的空气,李浩丢开正在组装的变形金刚,赶紧跑到卧室,一个粉嫩嫩的婴儿躺在婴儿床里,双眼紧闭,握着粉嫩的小拳头,小肉腿一蹬一蹬的。
断河上的记忆_马龙张继科丁宁三角恋
“好了,好了,别哭了。”李浩拿起一个摇铃在婴儿耳边轻轻摇着,哪知婴儿根本不吃这一套,哭的更加起劲。
“浩浩,妹妹醒了?”厨房传来妈妈的声音。
“没事,妈妈,你继续做饭,交给我吧。”
“真拿你没办法。”李浩叹口气,学着妈妈的样子抱起妹妹,“呵,又重了,长得可真快。”李浩边说边在妹妹肉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一口,这招还真管用,小恶魔立即变成小天使,房间里传着咯咯咯的笑声。
李浩来劲了,抱着妹妹在屋子走来走去,突然,脚下一个打滑,他下意识护紧妹妹,一刹那,整个人倒在地上,额头磕到了床沿边,也许受到了惊吓,妹妹马上放声大哭。
“怎么回事?”妈妈闻声进来,她看都没看受伤的李浩,抱起妹妹,“怎么把妹妹摔了?哦,不哭不哭。”
李浩看着妈妈埋怨的眼神,没有说话,捂着擦破皮的额头,默默走出卧室,找了个创可贴贴上,然后继续组装变形金刚。
过了一会儿,妈妈安抚好妹妹出来,“浩浩,没事吧。”
妈妈走向没有搭话的李浩,伸手摸向李浩受伤的额头,却被李浩本能地躲开了。
“伤怎么样?”
“没事。”李浩冷冰冰地回答。
午后,妈妈出门买菜,李浩一人在家照看妹妹。早上的不愉快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,他坐在婴儿床边津津有味地看着动漫杂志。
“哇哇哇……”小恶魔又醒了,洪亮的小奶音随着乱蹬的小揉腿起起伏伏,看着让人想笑。
“不哭不哭,哥哥来了。”李浩急忙扔掉杂志,一会儿扮鬼脸,一会儿唱儿歌,想尽办法哄妹妹开心。
“难道是拉臭臭了?”李浩急忙翻开纸尿裤,什么也没有,一定是饿了,妈妈不在,怎么办?
“乖,再忍忍,妈妈马上回来,就有奶吃了。”
依旧没有效果,哭的反而更带劲,李浩伸出手想将妹妹抱起,突然想到今早的事情,便犹豫了。哭声越来越大,让他非常烦,烦到有点情绪失控。
“别哭了,烦不烦?”李浩顺手抓起刚才的漫画杂志向婴儿床扔进去,不偏不巧盖在妹妹脸上,“我去给你找妈妈。”李浩愤愤地摔门而去。
“呵呵,睡个觉表情还这么丰富?”摆渡人的声音传来。
李浩惊起来,看看周围问:“到什么地方了?”
“断河中央。”
随着深入河中心,彼岸花散发的记忆气味比渡口处浓烈不少,李浩坐在船头,看着河面上的彼岸花,思绪越飘越远。
“浩浩,你终于醒了。”李浩睁开眼看到爸爸妈妈都守在床边,他们双眼布满血丝,显然一夜没睡。
“躺着,躺着,想喝水吗,我去。”爸爸立刻制止了准备起身的李浩。
“妹妹呢?谁照顾她?”李浩想起来了,昨天放学没有带雨伞,淋了雨,回到家就感到浑身疲软,晕倒了,醒来居然在医院。
“爷爷奶奶暂时看着,你怎么样,感觉好点吗?”妈妈迫切地问。
李浩喝着爸爸递来的水,感到心里暖暖的,此时他真的希望一直病着,他想起小时候,那时他可是家里的宝贝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。但自从生了妹妹后,他地位大不如前,家里所有人都围着妹妹转,他甚至感到爸爸妈妈已经不爱自己。
李浩其实很喜欢妹妹,那粉嫩嫩的小胳膊小腿,总是不停地蹬着,晃着,尤其笑起来,像极了天使,看着她,再多的烦恼都能烟消云散。有时候,他会故意逗妹妹,把她当作‘活玩具’,看着妹妹气恼的肉脸,真是快乐,如果妈妈的爱能平衡,如果家人把重心不要总放在妹妹身上,如果……
妹妹,对,妹妹呢?她还在婴儿床里,脸上盖着漫画杂志,等着妈妈喂奶呢!
李浩惊了一身冷汗,睁开眼,还在船上,“不去了,我要回家。”
“何必呢?马上到了。”摆渡人说。
“妹妹一人在家,我不放心。”
“有什么用?照顾好了没你事,照顾不好你的责任。”摆渡人呵呵一笑,那笑让人不寒而栗,他慢慢抬起头,斗篷里的脸终于变清晰了——这不就是自己吗,一模一样,只是这张脸露着诡异的笑容,“有了妹妹后,爸爸妈妈再也不爱我们。”
“不,不是的。”
“听话,马上到了,从此以后在彼岸生活,不用管爸爸妈妈的想法,不用想那个夺走了你爱的小恶魔。”
李浩思绪紊乱,他捂着头瘫在船舱里,看到了河里摆渡人的影子,那是一张恶魔的脸,青面獠牙。
“记忆很痛苦对吗?别挣扎了,我是摆渡人,可以渡人渡命运。”
“不需要,我的命运自己渡。”李浩一把推开摆渡人,“我的记忆很甜蜜,爸爸妈妈没有不爱我,爸爸说过,我是小男子汉,要照顾妹妹的。”
摆渡人的脸开始扭曲,化作一阵阵黑烟,带着诡异的笑容烟消云散了。
“浩浩,醒醒。”
李浩睁开眼,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,妈妈坐在床边,眼角挂着泪珠。
“妈妈,我怎么在这?”
“医生说你是心烦焦躁加中暑,昏过去了,大热天的跑出去干嘛?”
“找你啊,妹妹可能饿了,一直哭,对了,妹妹呢?”
“爸爸在家看着。”妈妈轻声细语地说:“以后帮妈妈照看妹妹要注意,书本之类的东西不要放在妹妹脸上,太危险。”
“对不起,妈妈。”李浩低着头说,“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“妈妈也要向你说对不起,是妈妈不好,有了妹妹有了妹妹后总忽略你的感受,别怪妈妈……”

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,爱尚养生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。如发现政治性、事实性、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邮箱1075275796@qq.com

关键词:
分享:
上一篇:书桌下的小世界_一张在美国吓死8千男人的美女图答案 下一篇:一个精灵小朋友的日常_长谷川萌种子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